文登信息网
美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美食

流星划过的痕迹

发布时间:2019-09-14 06:14:36 编辑:笔名

那年夏天,溪以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遇见了凌,她先是在模特大赛宣传海报上,于一众俊男美女中,一眼就看见了他;接着一转身,他就和一群参赛的模特,出现在离她不远的地方,于千万人的人海中,她独独遇见了他的容颜,这一切都似乎是冥冥之中的注定。
凌却从头到尾都不知道,曾经有过这样一道关注的目光,而且她还将他视着,这个夏天最美的发现。
溪由此开始关注起赛事来,进第二轮复赛的时候,凌就被媒体奉为本赛区的大热门,完美的身材比例、俊雅的容颜、高贵的气质,溪觉得凌实在无可挑剔,凭着他的出众,要夺冠实在是唾手可得。
可凌却意外的受伤,退出了比赛,据说是在排练时突然摔倒,继而跌下舞台。溪虽然为他感到婉惜,过后却也没有再放在心上。她想,这个人也许就是,偶尔划过她天空的一颗流星,因为闪亮,所以曾引得她一度回顾,但从此只怕再不能遇见。
溪刚刚从护理学校毕业,一直在找工作,溪的阿姨在一家大医院做护士长,见她一时闲着,便给她介绍一份临时的工作。
阿姨朋友的儿子受伤了,朋友和丈夫又都不在儿子身边,想请一个懂得护理的人,来照顾受伤的儿子,工作是有些辛苦的,包含了病人的饮食起居,当然报酬是很丰厚的。
那个病人就是凌,溪再一次看凌的时候,满心的欢喜,隐约的悟到这或许是缘份的注定,只是这种喜悦并没有维持多久,凌的脾气坏得超出溪的想像。对于溪的到来,他分明一点都不感激,见有人进门,他烦燥的抄起手边的烟灰缸砸过去,烟灰缸不偏不倚的砸在溪的额头上,立时开出灿烂的血花。
凌本来只是烦怒,并无意伤人的,看见溪流了血,他慌乱拄拐起身去寻药,阿姨扶溪在沙发上坐下,用凌找来的药物给溪简单的处理了伤口,幸而伤得不重,用细纱布和胶带包扎后,血立时止住。
在阿姨的劝说下,凌拄着拐进了房间,阿姨这才跟溪说起凌的事,这次的受伤对凌打击很大,模特大赛,他原本是志在夺冠的,却中途出了这样的意外。
再加上凌的父母忙着在外地做生意,没有时间照顾他,他才会这样情绪失控的,阿姨与凌的父母是老朋友,所以托她找人帮忙照顾儿子,阿姨告诉溪,凌原本并不是坏脾气的男孩,意思是希望溪留下来。
凌的举动几乎动摇了溪,听了阿姨的解释,她仍然不太敢相信他,可是因为她的受伤,阿姨也暂时留了下来,和她一起照顾凌。阿姨在厨房做饭时,无论如何也不肯要溪帮忙,并示意溪应该试着和凌去勾通一下。
看见凌一个人闷闷的坐在阳台上,目光呆滞的看着远方,溪的心底忽然生出一些怜惜,她拿着温开水和药丸,小心翼翼的走近凌!
“该吃药了!”
这一次他没有发脾气,而是顺从的吞下药丸,然后接过溪的温开水送服,溪以为他仍然会对吃药有一些抗拒的,他却没有,只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。
“你的伤没事吧?对不起,我……”
他是想为砸伤了她的事道歉,却是话到嘴边说不出口,溪明白他的意思,于是温柔的笑笑,算做是了解了他的意图!
“别担心,你的腿伤得不重,休息一段时间就会好的!”
溪陪着凌在阳台上坐了许久,总觉得应该跟他说些什么。
“可是模特大赛错过了!”
“下次还有机会的,大赛不是每年都有嘛!”
他报以无奈的苦笑!
席间看见凌不再愤怒,只是低着头安静的吃饭,想来他已经不再那么抗拒溪了,阿姨如是决定先行离开。
溪收拾好厨房后,去浴室给凌放了洗澡水,然后把他扶到浴室,欲转身出门时,凌叫住了她问!
“你是想让我自己洗嘛?你认为我现在能完成这个工作?”
她惶惑不安的回过头,很无辜的问他。
“难道要我帮你洗?”
“嗯,这是当然!”
凌理所当然的点头,难道她连这也想不到嘛?
溪白晰的脸刷的一下红透,可他说的,毕竟又是事实,更何况他的腿,现在还不能沾到水的!
褪掉了上衣的凌,安静的坐在椅子上,看见闭着眼睛的溪,拿着毛巾在他身上胡乱的撸了几把。
“喂, 你干嘛?闭着眼怎么擦?不要告诉我你这么大了,还没有见过男人的身体!”
“谁说的,我……我当然见过!”
为了不让他看扁,她仰起头信口胡诌,也不是真没见过的,模特大赛的宣传海报上,男模不都是****着上身的嘛,还有,以前上课的时候,死的也见过不少,不过那感觉总是不一样的!
“那你为什么闭着眼!”
“我高兴!”
她一睁开眼睛,立刻就给他紧实的胸肌吓得心慌意乱,整张小脸再一次红透,心想看真人,还真跟看海报的感觉不一样,赶紧又闭上了眼睛!
“你怎么动不动就脸红闭眼的?这样,我会以为你从没来亲近过男人了,你几岁了?”
“要你管!”
天啦,终于帮他把最后一粒扣子扣好了,她大大的嘘了一口气!
喔,怎么啦,他为什么突然一把拉住她的手,还用那样邪邪的眼神看着她,不好,他莫非是想……
“哈哈哈,你真好玩!我本来想等阿姨一离开,就把你赶走的,不过现在我改变主意了!”
他放开了她,显然他是逗着她玩了,气得她愤愤的做了个深呼吸,但终于还是忍住了怒火!
“好了,擦完了,你先出去吧,我来收拾这里。”
“还有下身没有擦啊?”
他一脸的无辜!
“你真变态,自己擦!”
这一次溪没有再容他,狠狠的瞪了他一眼后,甩下毛巾后,独自离开了浴室!
“喂,把门带上,叫你看你不看,呆会可别偷看!”
溪重重的摔上浴室的门,低低的咒骂了一句!
“变态!”
溪坐在床上,想着在浴室时,凌的神情,不知道要不要继续这份工作?
“不行,明天一早一定要离开,这家伙好变态的,而且喜怒无常,万一……哎呀,不想了!明天一早就走!”
“你还没睡啊?一个人自言自语的念叨什么啊?要不要陪陪我啊?”
凌的声音在门外响起,溪吓了一跳,立马睡在床上,捂上被子!然后又掀开一角,对着门外吼了一声!
“不要!”
过了一会儿,听见门外似乎没了声息,溪立即翻身下床,蹑足走到门边将门打了反锁,才刚回到床上躺下,不一会,溪又弹箪般的弹起来!
“不好,他的家,他肯定每个房间都有钥匙啊!”
然后,她就把房间所有能挪动的东西都搬到了门口,又在房间四下里翻找,终于找到一把剪刀,把剪刀藏到枕头底下后,这才放心的睡觉!

第二天溪起得很早,因为要准备早餐,等她在厨房里把煮粥的米淘好后,她才想起昨夜自己下定的决心!
“最起码还是做了早餐再走吧!”
说服自己之后,溪又继续快乐的准备早餐去了!
“你真的很奇怪呢,就那么喜欢自己跟自己说话嘛?”
不知什么时候,凌已经站在溪的身后!
“你才奇怪了,一大早的不睡觉,跑来厨房干什么?早知道你这么勤劳,我就不用早起了!”
溪没好气的回了他一句,都要离开了,她不想跟他吵架!
“哎,我就是因为饿了,才来看看,你弄好早餐没有的!”
溪刚想开口说话,这时门铃忽然想起,凌拄着单拐去开门!
“你来干什么?”
门外站着一个跟凌一样高大的男人,溪觉得这男人有些面熟,似乎也是模特大赛上的选手,但一时想不起他的名字来了!
“不止我一个,还有Emme!”
长发、高挑个子的时尚女孩,从男人背后闪了出来!凌看见男人握着女孩的手,一时呆在门口不知所措,女孩一直低垂着眼眸,回避他的视线,两人不请自入。
溪从厨房端着粥出来,那叫Emme的女孩有些意外的看着溪,溪不如她那那般艳丽逼人,但自有一种出尘的温柔气质!
“你是?”
Emme不由自主的开口问溪,身边的男人拉了她一把,她终于没有再问下去,溪看见凌呆站在门口,忙走过去扶他!
“来客人了,你干嘛站在门口?”
凌这才转身坐到桌旁,溪招呼两人在桌旁坐下,为二人倒了茶,并礼貌的询问要不要一起吃早餐?那男人想要拒绝时,Emme已经主动的坐到了桌旁,男人也只好在一旁坐下,对着溪露出颇为尴尬的笑容,Emme却一直定定的看着凌,似乎要从他的脸上得到什么答案!
溪把准备的配菜和其他食物一并端上了桌,然后招呼来客可以吃了,Emme看着像女主人一样忙碌的溪,终于忍不住对凌发飚,站起身指着溪问凌!
“她是谁,为什么她在你家,像在自己家一样?”
“那个,这位 ,其实情况是这样的,我马上就走了……”
溪刚想起身解释,却被凌一把按回到座位上!
“谁说你可以走的?”
凌愤怒的质问让溪实在很奇怪,凌转眼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,溪只得识相的沉默,万一他像昨天那样……天啦,他可是有严重的暴力倾向的人,还是先保命要紧。
可这一切在Emme看来,完全就是另一种意味!
“好,汤汉凌算你狠,我本来还为了和Paul在一起的事,觉得有些对不起你,看来你早有异心,人都住到家里了,Paul我们走!”
说毕,Emme就要拖着Paul离开!Paul挣开女孩的手向凌致歉!
“你受伤的事,我真的不是故意的,我和Emme是认真的,我们今天过来,本来是想跟你说清楚的,Emme说怕你会一时接受不了、会想不开,对不起!不过,现在看见有她在照顾你,我们也就放心了!”
凌一阵冷笑,不予理会,Paul带上门,追着Emme去了!
溪大概的看出来了,那个叫Emme的应该是凌的女朋友,只是她现在好像跟伤了凌的Paul在一起了!这对于凌当然是莫大的打击,难怪他会突然失常,看着他阴晴不定的脸,溪很是惶恐,再不敢提离开的事,只小心翼翼的收拾着桌子。
溪一直在没事找事做,几乎每个房间她都打扫遍了,她怕自己闲下来了,就不得不面对凌,因为凌已经在沙发上坐了整整三个小时了,而且一语不发,她也知道这个时候,应该跟他说说话,这样他或许会好一些,可是她不敢,她害怕他的愤怒!
“你过来!”
凌终于开口叫她,溪只得硬着头皮走近,然后停在离他不远的地方!
“近一点,我不会吃了你!”
溪只得再靠近一些,这回她看清了,他眼里没有愤怒,只有抹不去的哀伤,她不由自主的蹲下,凌猛的一把抱住她,溪吓坏了狠命的挣扎了一下,可她忽然就感受到,凌有些微微起伏的身体,他在哭!溪就那样任他抱着,两个人的相拥的画面,在光影的折射下,成就了一副美丽的剪影。
溪给凌做着腿部的复健按摩时,无意间提起了早上的两位不速之客。
“Emme是你的女朋友吧?”
凌没有出声,坐在沙发上面色凝重的点了点头。
“哪个Paul?”
“她现在的男朋友,一个卑鄙小人,为达目的不择手段!”
“是不是有点误会?我看他……”
本来,溪是想说,他觉得Paul人看起来不错,不像是坏人!而且媒体在之前的比赛中一直对他评价颇高了。可是话到嘴边,却被凌硬生生的打断!
“你知道什么?你才认识他多久?”
溪被凌一阵狂怒的暴喝,吓得身体微微的一颤,手上的动作也停止了,凌看见她的样子终是有些不忍,如是强抑了怒火,细述起个中缘由!
“我和Emme是一起参赛的,所有选手都知道我们是情侣,Paul和我都男模中的热门,但整个赛区只有男、女模特的第一名,才有资格参加全国的决赛,他为了打败我不惜接近Emme,排练的时候又故意将我踹倒,然后假装拉我,其实是把我推下舞台!”
溪重又把双手小心翼翼的放回凌的伤脚上,怯怯的表达着自己的理解。
“他是怕你会得第一,所以想从感情上的打击你,然后还是不放心,又弄伤了你,这样看起来你真的很有实力!”
“那当然!”
凌不由自主的受用起溪的赞美,然后又忽然明白了她的苦心,她原是想劝他鼓起勇气拾回信心,溪看见凌自信的样子,也莫名的兴奋着!
“那你一定要早点恢复,据我所知,每年都有这样的模特大赛,你一定会成为全国顶尖的模特的,不过,那个Paul看样子倒不像那么……”
不知不觉中溪又说到了Paul,话一出口才发觉又说错了,忙打住,然后偷偷用瞄了一眼凌,发觉凌并没有生气,只是带着研究的表情看着她!
“怎么不说完?”
凌问。
“我怕你生气!”
溪老实的回答。
“我知道,你是想说Paul看起来不像那么有心机、嫉妒心重的人,而且他很有实力,我都不敢说,我一定能胜过他,所以在那么多模特里,我只拿他当朋友,也可能他原本也不是那样的人,是因为太想拿第一,所以,才做出这些事的吧!”
凌似自言自语,又似要解开溪的疑惑!
“就是因为你的朋友,跟心爱的女朋友都背叛你,你才这么生气?这也难怪!”
溪这才明白,凌为什么火气那么大!

在溪的照料下,凌的腿渐渐好起来了,等到可以不借助拐杖,自己扶着墙壁,慢慢的挪动时,凌就开始了恢复训练。再后来,他可以不借助任何东西的扶助,就走上几步了,当然要溪站在他的前面,在他将要跌倒的时候扶住他,其实以他们的身高差距来看,她其实根本扶不住他的,只是看见她站在面前,他就会特别的安心,就敢迈出步子。等到凌可以独立行走时,凌已经是整日泡在自家的器材室里,做着恢复训练了。

共 9460 字 2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天空中忽然划过一颗流星,可是它烫伤了谁的眼睛。小说并不复杂,简洁的语言下,叙述了一个爱情故事。手法自然,情感细腻。有些爱情总是以相互伤害开始和结束的。文中的男女主人公也不例外,在他们经历了刻骨铭心的爱之后,她们会再走到一起吗?小说的结尾处理得很好,给人一个想象的空间。【编辑:红荆】 【江山编辑部·精品推荐09072914】
1 楼 文友: 2009-07-28 1 :5 :12 挺不错的文笔,欣赏问好。
2 楼 文友: 2009-07-29 09:42:47 谢谢!
 楼 文友: 2009-07-29 18:25: 2 溪的心痛了,他居然连解释都不肯,那怕只是欺骗或者安慰,他就这样赤祼的坦白自己的想法,那她能还奢望什么?
_____离开很痛但却是一种不错的结局。治疗小孩便秘吃什么药
儿童中暑
宝宝小便黄
儿童健脾的粥