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登信息网
健康
当前位置:首页 > 健康

何三畏多年以前我就是甘肃鼠标少年

发布时间:2019-09-13 11:53:59 编辑:笔名

何三畏:多年以前,我就是“甘肃鼠标少年”

多年以前,我大约也是今天的甘肃初中生这么大年纪,上高中了,有一天下午,上课前,班主任来到教室,宣布今天下午不上课了,大家到礼堂去开会,全校批判大会。批判什么呢,怎么事先一点通知都没有,大家都没有准备呢。班主任漏了一点点风声,说是有的人,平时不加强马列主义学习、改造世界观,被资产阶级思想严重侵蚀,竟然在笔记本里写出非常不合时宜的话 具体句子我记不得了,他开始说,我就觉得在说我,我就开始紧张,我只记得他的神态,神秘而冷峻。我在教室后排,当时全班同学已经站起来,提着各自的凳子往外面走。我没有往教室外面走,我径直走到讲台边,走到班主任面前。我说陈老师,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不先告诉我 我这么跟班主任交涉。到了这种时候,人一下子长大了,成熟了似的,学会了交涉。班主任回答的话比较经典,我当时就懵了。后来,我觉得这是一个老师不该说的话,我在教书的时候,一直提醒自己,不要说这样的话,不能伤害学生的心灵。他当时说的是到时候你就知道了。 到时候 这三个字,含有 报应 的意思。一般心怀善意的时候不这么说。我有一种绝望,但同时也感到愤怒。我不是前几天跟你报告过,说我有些写过字的本子不在了。你说你再找一下嘛,你本子上写了些什么嘛。证明你一切都是在骗我。班主任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着我,我觉得他的神色相当滑稽,这倒刺激了我的自尊,我心一横,那就只好这样了,于是跟着人流去开会。所谓礼堂,其实就是几根砖头砌成的立柱撑起的人字架,上面盖了青瓦,可以遮雨,四周无墙,不能挡风,地面是泥土,下雨是泥浆。逢场天(南方的集市日),这里会成为简单的农产品交易市场(那时已经割了资本主义尾巴,交易很少)。全校的学生大会,也在这里开。校长、主任等领导没有到会场。后来我觉得,也可能是故意的,故意降低会议的规格,意在保护我,给我留余地。但也可能是背着校长领导开的,校长是一个老好人,不太会搞政治,大批判的话也不怎么说得来。而且他还跟我家上两辈有交道。他未必会同意搞这样的会。更直接的,我爷爷的亲弟弟就在学校管总务,是共产党一来到家乡执政就跟党走的老革命。他也不在场。当然,他本身就不开这样的会。教政治的刘老师到台阶上去讲话,提出会议的主题,讲的什么我也记不得了,但记得他讲的太含蓄,很多同学不知所云。直到班上的团支部书记(或者他也是全校的团干部)上台去念我的笔记本里的句子。实际上我没有像样的笔记本,但我有许多乱七八糟的字纸,用毛笔、钢笔、圆珠笔写许多乱七八糟的东西,都给他串联起来了,构成了一定的篇章,读起来居然朗朗上口。


有赞上怎么开微商城
微信小程序平台
微信小程序公众号